六個小故事(2/3)

整理/謝春滿  攝影/攝影組 (今週刊授權轉載)   蕭裔芬(中天《影響一百》節目主持人)

談媒體 談假扣押 這個事情,我非常委屈

記者是大鯨魚還是小蝦米?在台灣一則經濟新聞如果未經證實就報導,對企業的傷害很大,記者不等於小蝦米,大家自由心證,如果有一支筆,是不是勝過千隻槍桿,小蝦米勝過幾百隻鯨魚呢!

大家不是說我用創新手法嗎?我就是用創新手法追求真相,用打官司追求真相。其實我對多數報導都一笑置之,但這次是連續三年累積很多報導的最後一篇,說我們產品有問題。全世界任何一家公司被媒體說產品有問題,會怎樣呢?更河況這是未經查證的報導,這對一家公司傷害有多大?很多客戶因而延遲下單。我們思考的是公司利益,如果經營者不提出任何辯解,那就等於默認。台灣社會沒有公理正義,不力求真相,反而只是去看這個官司是不是有錢人對沒錢人的官司。如果這樣,台灣就不需要司法體系,因為所有案子都會變成大鯨魚對小蝦米。

只要把新台幣拿出比一比就贏了嘛。『我有很多委屈,我非常委屈!』有人問,那麼多記者,為什麼單告一位,我有三年的資料,我告記者只是為了求真相,我用了創新的方法,也許招數比較嚴厲,但是打贏官司我也會捐出來的,目的是希望媒體有做事的準繩。某個協會還發動全世界都不要買鴻海的東西,在未宣判前,未審先判,讓我沒有辯解的機會。這個案子最後和解,是兩害相權取其輕,我和所有主管沒時間到法院去,我們要把時間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面,將來有一天我會在回憶錄裡,清楚描述這件事情的真相。媒體是龐大的鯨魚。我認為媒體報導應該更慎重,我相信,『這雖然是第一次,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。』

談創業 談家庭 最懷念過去 咬緊牙關的日子

我兒子生下後,那時正值創業期,兒子每天晚上都哭個不停,我每天都一、二點才睡,五、六點就要出門,為了睡好,只好跟太太分房睡。兒子整整哭一個月,最後我忍不住問太太:為什麼兒子一直哭?太太才跟我說:『你已經三個月沒有拿錢回家了!』那時我沒有錢,每天調頭寸,忘了拿錢回家,太太也不肯講出來,怕給我壓力,就只好餵兒子喝稀飯水,小孩子吃不飽,所以半夜一直哭,我卻都不知道,事後我跟太太說:『再怎麼苦,也要買奶粉啊!』我太太是個堅強的女性,我個性外向,她內向,很多事情藏在心裡頭,在我最困難的時候,她默默支持我,讓我無後顧之憂。

她是與世無爭的人,她最滿足的事是我們全家在一起,但是過去她一個人在美國照顧兩個孩子,二十年來我們全家四個人要在一起很困難,現在好不容易我們可以在一起,我盡量抽時間陪她,帶她到處走走。

我們最懷念的是過去最困難、咬緊牙關的日子,現在反而沒有特別快樂。我們都是在最困苦的時代成長,如果沒有這樣得天獨厚的環境,就失去創業的精神。

我認為人在困苦、飢餓的時候,頭腦會特別清楚。有次過年,發完年終獎金後,我的口袋裡只剩下二千塊錢,一千塊是要給太太娘家買禮物,一千塊是買禮物給爸媽的,雖苦,但一生中最值記憶懷念的還是那段日子。

談經濟 談布局 台灣產業不調整 會有經濟海嘯

台灣不是邊緣化的問題,而是產業結構需要調整,以海嘯為例,這是板塊運動造成,但經濟板塊移動所產生的能量會比這次海嘯超過十倍、二十倍,最可怕的是現在能量還沒釋放出來。台灣產業必須快速升級,否則海嘯效應會出來。我父親是山西人,母親是山東人,我回大陸布局,是從產業看投資,不是單純的對地方回饋。

中國大陸的大問題不是政治問題,而是經濟問題。那裡有九億農民,但農業改良之後,食品取得更容易,就不需要那麼多的農業人口,農業人口必須轉成工業人口。如何把九億人變成工業人口,等於是世界 15% 的人口,是一項巨大工程,我去投資就是創造就業機會。

山西是能源大省,我把消耗能源的產業搬進去山西,以前筆記型電腦要用的材料都是向歐洲進口,但是山西有很多能源可以利用。以前山西煤礦外運,煤渣掉滿地,會造成環境污染,現在先在山西做成半成品,提高產品附加價值。既提升工業產值、又兼顧環保、同時解決勞力就業問題,這是三贏策略。

我母親是山東人,山東與日本、韓國最近,未來中國大陸有三大工業區,山東渤海灣、珠江三角洲、長江三角洲等。鴻海在崑山、山西、深圳、渤海灣都有製造基地,在全球有捷克、芬蘭、匈牙利、北美有墨西哥、南美有巴西,○五年會加速購併,全球布局 逐漸完成。

我們已經進入汽車市場,連接器已經在交貨了,汽車是封閉的產業,進入時間比較長,因為有安全性的問題,因此我們持審慎緩慢的方式進入。不過,將來進去也不在北美或歐洲,我們的市場是在中國大陸,那裡的成長會很大,我們以中國崛起的需求為主。

在零組件方面,會在海外購併有技術的小公司,初期審慎放慢來走,等布局好了就會很快進去。三通問題,我認為在還沒布局之前,三通很重要,現在我都布局好了,且該去的都去了,三通已經不重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