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個小故事(1/3)

整理/謝春滿  攝影/攝影組 (今週刊授權轉載)   蕭裔芬(中天《影響一百》節目主持人)

談自己 談個性 我最喜歡吃 媽媽煮的麵

你說我是皇帝?我不知道……?我和所有同仁在一起,都跟他們坐在地上聊天,任何人想見我都可以,很多重要的幹部也會對著我拍桌子,就事論事。

問我像什麼皇帝?我不知道!但在工作上我跟大家講道理,第一次犯錯,講得出道理不會處罰,第二次再犯錯,講不出道理就會處罰,但處罰前還是會看情理,最後才講法。 我不是皇帝,我是地瓜!年終晚會我都是扮地瓜或聖誕老公公,不會扮皇帝,很多報導把我說得太偉大了。

父親是公務人員,他給我很好的身教,教我們安貧樂道,不該我們的就不該去拿,我們家從小到大都沒有自己的房子,沒有沙發,最好的是籐椅,但我們不覺得自己貧窮。但我現在覺得自己很貧窮!我沒有時間好好陪家人,父親過世前,我人在國外,接到電話趕回來見他最後一面時,他已經沒回應了。

我一個月花不超過一萬元,現在有手機,我連手錶都沒戴,我都用人家晚會送的皮包、手錶,用都用不完,我的本性不喜歡去享受的,我最快樂的事,就是媽媽親自下碗麵給我吃,我就很滿足很快樂了。我是山西人,吃碗麵、水餃、包子,就很舒服了,一點都不覺得不好,這才是真正的自我。

我的個性是不服輸的,工作挑難的做。我所訂的目標,都會在預期計畫內達到。只要有接受磨練的心,就一定會成功,通常打敗自己的不是別人,而是你自己,因為想放棄的是你。成功有三部曲,第一是有好的策略,第二是一定要有決心,第三是方法可以改變。愛迪生發明電燈,試了一千多個方法才成功,要去想用什麼方法可以成功。我對痛苦的解釋不一樣,看你怎麼看問題,怎麼想,我很辛苦,但是沒有痛苦,當我看到沒有正義公理的事情,我會很難過。痛苦快樂,一切看你怎麼想,你想你很痛苦,就會很痛苦,有錢也不會帶來快樂。

有次大陸的工廠缺電,很快電就來了,原來是管電的一位官員知道我在他的家鄉捐錢、訓練他們的人,所以優先供我們電。事後我得知這個消息,我感到很快樂。還有一次我去萬華吃米粉,攤子上的老闆娘認出我,她跟我說,買我的股票都賺錢,這讓我覺得很快樂,也得到很大鼓勵。

我很少掉眼淚,我的眼淚都是往肚裡吞,沒有人看過我的淚往外掉出來。感動時,我眼淚往肚裡吞,難過時,我的眼淚也是往肚裡吞。有次我坐公務車去拜訪一個客戶,那是第一次有司機開車,結果車子被一輛摩托車撞到,車子被撞扁了,我下車拿了一千塊錢給摩托車駕駛去修車。又有一次車子又與中華郵政的車子撞在一起,我看兩方都有保險,就算了。還有一次我的賓士三○○跟賓士五○○相撞,這次我就下車決定好好算帳,這就是我的個性。我的宗教信仰是佛教。我拜土地公、祟奉關公,關公是我們山西人,是武財神,我覺得上香時,其實是在檢視自己是否照著良心做事,讓你反省自已。我想我沒有像媒體所講的那麼惡吧!

談管理 談對手 我的字典沒有 管理這兩個字

大家應該都看過戰鬥電影,一群戰鬥機準備去打仗,在出發前,指揮官跟飛行員講戰術時,大家都聚精會神的聽,我在公司講策略的時候,有同仁不專心,都會給罰站,但罰站的時候,我都是站著的,讓他罰站時覺得不是在處分,而是讓他清楚在這個重要關鍵時刻,要把事情記得很清楚。因為行前教育,如果不清楚,在你這個環節漏掉了,會有很大影響。

我的字典裡沒有『管理』這兩個字,有責任的人是不用管理的,沒責任的人管理也沒用。

我不認為我有競爭對手,有些公司以購併增加營業額,但是鴻海的購併是以技術互補為主,不是為了營業額,他們 (指對手)只是代工組裝,沒有垂直整合的能力,但我們有全球的供應鍊。

王永慶是我最敬佩景仰的企業家,有次我帶我兒子去見王永慶,王永慶只送他兩個字:『信用』,就是扎扎實實做事,講得出來就要做到,不要好逸惡勞,才能學到更多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