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營者信任的五角大廈(3/3)

採訪/狄英.楊艾俐.蕭錦綿  整理/蕭錦綿.黃亦筠  攝影/邱如仁 (天下雜誌授權轉載)

社會對公司的信任

最後談到社會對公司的信任,我認為社會的信任表現在守法、納稅、幫助弱勢團體三個方面。我們守法、誠實納稅,這兩點都做到了,至於幫助弱勢團體,我認為我們還有待加強。

我們的社會一直在很多的地方講究不勞而獲或是投機取巧。我希望鴻海給社會的印象是苦幹實幹、按部就班、誠誠實實、正派經營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,雖然辛苦一點,但是很踏實。現在媒體報導很多年輕人,很 smart、用很多方法賺很多錢,我覺得都不是很可靠、不是很實在。我們花很多力氣希望給社會一個有信任感的公司。

大家現在過於強調法律。我個人經營的理念是「理、情、法」。我的順序是先講理、再講情、再講法。我認為只有彼此不信任的人才會去定一個很嚴謹的法。天底下沒有完美的法律,雙方以誠信做為基礎,愈親密的人法應該是擺在最後一位,法擺在第一位是因為大家信任度不夠。

信任雖然抽象,但信任的表現要非常具體。

鴻海最近買了墨西哥跟芬蘭的廠,我先後去了五次。我給經營團隊承諾,我們不但不裁員,還會增加工作機會。過去摩托羅拉墨西哥廠是美國人來管,我說我現在在台灣那麼遠,你們只有自己管,可是我信任你們,我給你們機會。結果他們比過去一堆制度、一堆法條管的時候,做得還要好。現在連帳都自己記,墨西哥人自己去經營墨西哥人,三千個人的公司我只派三個台灣的幹部過去。

信任要真誠,強者要先伸手出去。

關公是山西人,也是個武財神。非常講義氣,我覺得信任從某些角度來講,也是義氣。當年曹瞞兵敗走華容,與關公狹路相逢,只為當初恩義重。「捉放曹」故事說明信任跟義氣是一體的兩面,有時候會矛盾。

信任是人家最困難的時候,你有能力幫他,而且不要求回報。